MAJWL_

Life is now.

✨🎄
圣诞快乐呀大家!
都要幸福!

"Can we just stay here forever?"

"Isak and Even is over."

Hurts so good

虽然说最终的结果似乎不会更改了,但是至少,在和我们血脉相连的某个地方的他们在投票,在发出自己的声音,在为自己的权益而战。至少,一切都有在慢慢变好。平权,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大家都将继续战斗🌈
我相信在这里,也终会有天🌈飘扬

【Evak】Love Will Remember

Summary:

在某个平行世界里,Isak和Even分开多年后的故事。


🌸


灵感来自

Love Will Remember by Selena Gomez


BGM-Already Gone by Sleeping at Last




【1】



11月中旬,Even早早抵达了机场。里面人很多,他和团队正要启程异国,拍摄新电影。


Even现在已经是挪威小有名气的导演了。虽然作品不算太多,但吸引了很大一批年轻人的注意力,也收获了不错的口碑。


“一个有躁郁症的天才导演”,人们这么评价他。



其实这不是他第一次去摩洛哥。在很多年前他就踏足过那里,但那真的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。差不多七八年前的样子。


那的确是个很美的地方,景也美,陪在他身边的人也美。



但,一切都过去了。现在他的生活其实也不算差,最重要的是,他做到了自己想要做的事。





“Hey,想什么呢?”Effy拍了拍Even的肩,将他拉回现实,“马上要登机了。”



“没什么,只是突然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。”他回给Effy一个微笑来告诉她自己没事,然后稍微停顿了一会儿,“额…我去一下洗手间。很快回来。”


“嗯。我在这里等你。”



Effy总是最懂他的人,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方面,都是如此。其实仔细一想,她们认识也已经快三年了。谁都知道她们两个走的很近。是,这可以称得上暧昧。可是一切却又不是其他人以为的那回事。


几年前她们曾认真谈过彼此之间的关系,那时候他给的答案是 他还没有做好开始新生活的准备,毕竟自己已经习惯一个人了。而Effy只是点头然后笑了笑,然后说:其实她也是。


所以这大概就是她们亲密的原因。两个都有些破碎的人,相拥取暖。



几年来他慢慢适应,在采访的镜头面前,Even已经可以坦然的说出“我有躁郁症”这句话了,他想对人们坦诚。他知道,得知真相是人们的权利。他也知道,真正在乎他的人会选择留下。


而每每提起,他又会突然在某一瞬间想起曾经的那个男孩,在很寒冷很寒冷的夜里紧紧拥抱他,抚摸着他的脸颊然后万般温柔地说“你不是一个人”。



【2】


可Even从来没有想过他会在这里遇见他。更没有细想过,距离他们最后一次见面,已经过去了这么久。


没有任何预料的,在机场的洗手间里,他看到了倚着墙跌坐在地上的他。


Isak,Isak Valtersen。他看上去很不好。脸色惨白,很明显的眼圈,红肿着的眼睛还有脸上残留着的未干的泪。


然后他转头,对上了Even的视线。有很长一段时间,他们只是看着对方,谁都没有先说话。但其实也不过是几十秒,却漫长的像是一个世纪。


犹豫了很久,Even终于开口。


“Hi.”他朝Isak说道。


“Hi.”Isak深吸一口气,站起来然后努力向他挤出一个微笑。


Even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人的一个简简单单的Hi让自己的心这样触动。他真的太久太久没有听到他的声音,可Isak的声音听起来只剩下沙哑,他不敢想象这些天他哭过喊过或是嘶吼过多少回。更无法描述他脆弱的样子让自己有多心疼。虽然不知原因,可Even的心还是开始隐隐作痛。



“你看起来很不好,Isak。是出什么事了吗?”他不知道自己还是否有权力过问Isak的生活,可Even还是这么做了。



“我…我很好。只是…真的只是一点小事。”Isak舔了一下唇,他没有看着Even,而是看向地面,随后又抬起头指向了门口,“我该走了。”


男孩向前走着,离Even越来越远。


他走的不快,但每一步都让Even心碎。



他曾那么了解他啊,Isak是否在假装没事Even难道会看不出来吗?




也许他只是真的没有办法再袖手旁观了。Even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,他追上了Isak,拉住了他的手腕。


“我们的游戏,Minute by minute,还记得吗?”


Isak突然愣住,停下了脚步,回过头注视着Even。


“我不会忘的。”他很小声地,很轻地说道。



可是现在,他们是否还是能够随意拥抱的关系呢?他又是否还有资格让Isak把痛苦倾诉给他听?


无所谓了,他总要试一试。



“Isak,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也不知道擅自这样做会不会让你感觉好些。但是只要你不想的话…就推开我。推开我就行了。” Even慢慢靠近,试着将Isak圈在怀里。他温柔地抚摸着Isak的肩膀,就像是那晚Isak将被子卷好,然后贴近他那样。



Even在等待着,在试探着Isak的反应。他真的以为他会推开他。


可Isak没有。他没有挣开他的怀抱,只是沉默着,任由Even将自己搂在怀里。


于是Even将他抱得更紧。


“但是拜托你,不要把所有事情都自己扛,我真的没有办法看到你这样…所以…说出来吧,好吗?让我也替你分担一些痛苦…… ”


如果是以前,Even会说“我们可以跟彼此说一切,只要你愿意。”


可现在,他只能伴着心中剧烈的疼痛补上一句“如果我还有让你那样做的资格的话。”



慢慢地,Isak的手也环抱住Even,他开始小声地抽泣,却咬着牙不让眼泪落下来。


“我妈妈她过世了…还有我的生活…也一团糟…我不知道…我只是有些难以承受…我睡不着…经常失眠…我也不知道该跟谁说…”Isak断断续续地说着,Even不知道该如何缓解他的痛苦,他不停抚摸着他的金发,只为了告诉Isak,至少自己还在这里陪着他。



“我保证,一切都会好的。你永远不会是一个人面对这些。”Even轻轻拍着他的背,尽全力温暖着Isak。他捧着Isak的面颊,抹去他的泪。



也不知道他们这样拥抱了有多久,时间都为此停住。


一直到Effy的电话打了过来。


“Even,你在哪?我们马上要登机了你真的得快点过来了。”她显得非常着急。



“不好意思Effy。但是我…我真的有点急事,我会尽快的所以不用管我了,你先登机吧好吗?”



“那好吧。是什么糟糕的事吗?”



“不,不是。一切都很好。”





Isak听到了他们的对话,眼底流露出刹那的失落,然后他从Even的怀抱中挣脱出来,说道,“你不需要在这里陪我,Even。我…我已经没事了。而且你的女朋友听上去真的很着急,所以…赶快去找她吧。”



“她不是我女朋友。我们分开之后我没有再和别人在一起。”Even只是望着Isak,他这才开始好好看着他。


Isak没怎么变,除了长高了一些和成熟了一些之外。他还是那样,只要一出现,在Even眼中所有人都略显得逊色。



又是几秒钟的沉默。


“不管怎么样,谢谢你,Even。我已经好很多了,我说真的。”Isak的声音再次传来的时候,Even仿佛回到了从前。



“那…”


“那…”



“我没有换号码,其实。”


Even没有想到Isak会突然告诉他这个,但他还是因此感到欣喜。


他回答道:“我一直没有删你的号码。”



“那…”


“那…”



“再联系?”Isak朝他又露出了一个微笑,这次是一个真真正正的,没有任何假装的微笑。



“我会的。”Even指了指旁边。


“不过…你知道吗?今天见到你让我想起了以前,也是在洗手间里。我抽光了所有的卷纸只为了引起你的注意。”


“那可真够傻的对吧。”


“是啊。还有那个什么抱抱团的游戏。”


他们对视,然后都笑了起来。一切都明亮了许多。



“再不走的话我可能真的要赶不及了。”


Even匆匆说了再见,然后飞奔出去。


当然,带着笑。


“Bye”


“Bye!”


Isak的声音还在他的耳边回荡。


该死的,他真的好想念这种感觉。


他们告别。


却又迎来了一个新的开始。









【3】


信息来自:Isak


时间:11.18


21:21



Isak:Hi



Even:21:21??你故意的吗?



Isak:真的是巧合。我一打开手机正好就那个时间了。



Even:Okay。装作我相信了,继续吧。



Isak:🙄


不管怎样,那天的事,谢谢你了。



Even:不用谢,朋友应该做到的:)



Isak:我们现在又是朋友了?在分手好几年之后?



Even:有点奇怪,但确实是的。



Isak:你知道Eva天天在放New Rules吗?



Even:…别忘了是你先说再联系的=还记得吗?


Isak:…我就开个玩笑而已。



Even: :)



Isak:不管怎么样,祝你的新电影成功,大导演Even Bech Næsheim :-P 摩洛哥挺不错的。



Even:??看来你很了解我的生活嘛。



Isak:新闻里其实有写。



Even:但你不搜我的名字怎么会看到跟我有关的新闻。



Isak:是首页自己推荐的!!



Even: Whatever



Isak:你什么时候回奥斯陆?



Even:大概两个礼拜后?



Isak:那真是太久了。



Even:还不算久。毕竟其实去完摩洛哥之后过不了多久还要去英国取景。



Isak:好吧。



Even:你是想我了?



Isak:去你的,Even。



Even:Hey,你可能需要冷静下来。生着气聊天可不太好。



Isak: 我该回去工作了。



Even:Okay。待会再聊吧。



11.19


Isak:今天过的怎么样?


Even:挺不错的。你呢?


Isak:糟透了。你能想象吗?Eslild, Jonas, Magnus他们居然想替我找个男朋友。


Even:你的确有一群时时刻刻很关心你的朋友。



Isak:你这么说是认真的吗?


Even:如果那个人能让你开心的话。那么…对。我是认真的。


Isak:如果他不能呢?如果没人能呢?


Even:我不知道。我只是希望你能开心。你永远值得拥有最好的一切。


Isak:可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我并没有开心。


Even:我很抱歉。


Isak:没关系,这不是你的错。我只是有点…怎么说呢…我真的是一团糟。我也说不清楚了。


Even:人有时候就是会这样的。


Isak:那聊聊你吧。你为什么不去试着和别人在一起呢?





11.20


Isak:你看到我发的消息了。



Even:对。没错。


Isak:你一个晚上没回我。



Even:抱歉。


Isak:没事的。你不回答也没关系的。我只是…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,这个问题好奇怪。



Even:我会回答你的。但或许…不是现在。


Isak:我有点想你。


朋友有时候也是会互相想念的,对吧?


Even:我也想你。


11.21


Isak:你知道吗?那天我去机场的时候满脑子都想着逃离这一切,可是到了那我才发现,我不知道自己可以去哪里。


Even:都没关系的。在我面前你永远都不用假装没事。我只是想让你知道,你需要我的时候,我一直在这里。



Isak:谢谢你,Even❤



Even:我回奥斯陆的时候我们见个面吧:)


Isak:当然。


11.22


Isak:顺便问一下,你的新电影是关于什么的?


Even:额…其实是躁郁症。


Isak:真的吗?我太为你感到骄傲了。



Even:是你拯救了我啊。一直以来都是。没有你的话我怎么还可能在这里呢?


Isak:可是我这几年并没有在你身边啊。


Even:你在的。你一直在我的心里。


Isak:你再这样说我可能又要爱上你了。



Even:但是…为什么不呢?


Isak:说的对。为什么不呢。



【4】


下飞机的时候已经很晚了,将近凌晨1点。Even没有想到Isak还在这里等着自己。人潮涌动中他一眼就看到了他,站在那儿向自己挥手。


他们朝彼此飞奔过来。


“欢迎回来,Even Bech Næsheim”, Isak在Even耳边轻声说道,“我想你了。”


“我也想你。每一天都想。”Even的手穿过Isak的发丝,在他的额头轻轻印下一个吻,他们能感受到彼此胸口的起伏。


“朋友间的亲吻? Hum?”Isak笑着,脸颊开始泛红。


Even接着又牵起他的手,他们一起在夜色下慢慢走着。


“其实你完全可以不用来接我的。”


“我怕你被别人抢走了。”Isak笑了起来,宣示主权般,和Even靠的更近了些。


“我那有那么容易被抢走啊,你对自己太不自信了吧。”Even也和他一起笑起来。


“也许是吧。不过我们当初为什么会分手来着的?”Isak突然停下步子,望着身旁的人。


“你想聊聊吗?关于那些所有的烂事?”


他们对视,然后找了块长椅一起坐下来。风拂过面颊,夜晚显得有点凉了,Even一直对着Isak的手哈气。


“我当时以为追不上你的步伐了。”Isak看向前面的电车,缓缓说道。


“你为什么会这样觉得?”Even有些不解。


“关于电影的那些东西我不怎么了解,


所以我没有办法给你提供任何帮助,


还有就是你总是去很远的地方工作什么的,这些都让我觉得我们越来越远了。”Isak说着,把头转过来望向Even,望向他眼底的一抹深蓝。


“可你知道那个时候我为什么没有选择挽留吗?”Even把头低下来,男孩的话让他又悔又恼。


“为什么?”


“因为我觉得你值得更好的人,而不是一个精神病人。我对于你来说就像是一个负担,没有我你会过的更好。我不觉得我有什么资格挽留你。”


“你从来就不是负担,好吗?”, Isak说着,又小声地加了一句,“而且…你走之后,我并没有过的更好。”


“其实我也没有。”Even顿了一会儿,像是在回忆些什么,他接着说道,“一开始的时候很难,我们刚分开的时候。一切对于我来说都很难承受,我的病也是。有好几次我差点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情的时候,但是我想到了你,想到你是怎么把我拯救回来的。那时候我就觉得,如果你在的话,你一定不会希望我这么做的。”


“这就是你说的,我在你心里的意思?”Isak问道。


“对。”Even点头,捏了一下Isak的脸颊。


“可是有时候距离并不代表着我们不再适合彼此了,对吧。”当他们终于抵达Even的公寓的时候,Isak抚摸着Even柔软的头发,靠着他的肩上说道。


“当然。只要常常沟通的话,有什么是我们不能一起面对的呢?”Even将Isak圈住,他们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被缩的更短了。


“要是我们早说清楚了就好了。看看这些年我们错过了多少。”Isak慢慢靠近,两个人的鼻尖碰在一起,就像许久之前那样。


什么都未曾改变。






【5】


当Even醒来的时候,Isak正躺在他的身边。这是上天赐给他的最珍贵的礼物。


他没有吵醒Isak,只是静静的看着他,他的每一次呼吸,睫毛的每一次颤动。


“早上好啊,Even。”Isak睁开眼,将Even抱住。


“早上好,你知道吗?我刚刚做了个梦。一个很长很长的梦。”Even的指尖划过Isak的嘴唇,鼻子,就像是为了确保面前的人是真实存在的。


“梦见了我吗?”Isak露出Even眼中全世界最漂亮的微笑。


“对。我梦见我们分开了好久。可是最后还是回到了彼此身边。”,Even说完也笑了,“虽然事实是,和你分开一分钟我就难过的要死。”


“True love will find their way back,不是吗?”Isak凑上前,轻吻了Even的唇。


Even也回吻了他。


“对。即便我们试着去忘记,爱本身也会记得。”


Nows all we got and time can't be bought.


I know it inside my heart forever will forever be ours.


Even if we try to forget, love will remember.


“但我还是很高兴那只是个梦,我们还在一起。我们还有时间去一起做更多的事。”


“那我们今天去滑雪吗?”


“好啊,只要和你一起,做什么我都很开心。”










【完】








万事皆爱🌸❤🌈


希望你们喜欢这个故事。









【Evak】 Hey, summertime(3)





春夏秋冬,长大和生疏是必然吗?

也许是吧

他们总说,那些诗人总说:美好的夏天注定不会久留。

因为总有人要先离开。

我们追赶着,追赶着,直到再也追不上。


但是,那不会是我们的结局。






Even和Isak去了不同的高中。Bakka和Nissen。

他们也都有了自己的朋友。

其实这不算什么大事,也没有什么会因此改变。



Even一直记得

记得公园长椅上的夏天。

记得在咖啡馆里的冬天。

记得所有因为彼此而造就的 拥有特殊记忆的地方。






“Hey,宝贝男孩,最近怎么样?”Even捧着Isak的脸颊,轻轻啄了一下他的唇,“我帮我们点了咖啡。”



“挺好的。你呢?Bakka的popular boy终于要讲讲他让人嫉妒的日常生活了吗?”Isak接过咖啡,回道。




“天呐,Isak。你到底从哪听来的这些啊?”年长的男孩看起来有些惊讶,丝毫不知道他早已名声在外的事实。



“其实事情有些…额,可以说是复杂?我之前告诉了Jonas他们你是我男朋友,于是Magnus就和Vilde说了,所以Vilde跟Sana打探了你……再然后…大家就一下子都知道我有一个超级帅的男朋友了。我真是受够了他们天天用你来打趣我的日子了!”



“Wow,看来我的魅力还蛮大的。不过话说回来,怪不得来的路上一直有人盯着我看呢。”听着Isak绘声绘色地描述着,Even忍不住大笑起来。



“你可拉倒吧。”Isak翻了个白眼。


“你是在嫉妒吗Isak?”Even笑的更欢了。
“我 ! 没 ! 有 ! ”



“嘿嘿嘿,别生气呀,我开玩笑的。我永远是只属于你一个人的popular boy”Even挠了挠Isak漂亮的金色卷发以作为安慰,“而且,有这样一个漂亮男孩在我身边,我谁都不会再多看一眼的。”



“我的天哪,你是从从上世纪的老电影学来的肉麻吗?剪刀手爱德华? 还是,罗密欧与朱丽叶?”Isak装作无可奈何的样子摇了摇头。






“Isak?”

“Hum?怎么了?”他抬头看Even。

Even又朝他投来一个微笑。


“说到浪漫电影,你周末想跟我一起看一部吗?我们好久没那样做了吧。”  

“主意不错。可以考虑。”


于是那个周末他们一起躺在家里的沙发上看了《One day》。









Whatever happens tomorrow,we've had today.

不论明天又将发生什么,把握好今天。

And if we should bump into each other sometime in the future.

如果我们在未来偶然相遇了。

Well,that's fine,too.

那也很好啊。

We'll be friends.

我们会成为朋友。




“就结束了吗?”Isak靠在Even肩头,小声问道。


“嗯。我想,Dexter和Emma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。”Even轻轻环住了Isak的肩,将他和自己靠的更近了些。




“Even。说实话我有点庆幸,我们很早就对彼此说了爱。如果,我是说如果,像Emma的车祸那样,真的有什么意外降临到我们身上的话,在那之前,我们至少能少错过一些东西。对吧?”





Even只是微微点了点头。

“对。我们很幸运。”




“我有点累了,Evyy。”说着,Isak闭上了眼。



“那去休息吧。你觉得我抱着你的话你会不会更容易睡着?”Even说的尽量小声,怕打搅了Isak的睡意。




“Em…我爱你,Even。”

“我也爱你。”Even在Isak的额头印下一个轻吻。




Even帮他盖好了被子,包裹得严严实实。

Isak很快进入了梦乡。







而Even,却只是起身拿起笔,走进书房,开始在书桌上写着些什么。

他又忍不住回头看Isak。

想起他靠在他肩上的样子,还有睡着时的样子。睫毛,鼻子,嘴唇。当然,还有漂亮的金色卷发。




那是他所深爱的一切,那是他生命中最美好的相遇。

正因为那么美好,有很多时候 这一切都使他怀疑,那是否是他所能够得到的。





Even没有跟Isak说,他今天去医院了,精神科检查。

躁郁症。

这也是他第一次听说躁郁症这个名词。

很奇怪的病。有点像妄想症和抑郁症的结合体。


而这样一来,他之前所有疯狂的想法和念头就都可以解释了。

犯病。

原来他很多时候都只是在犯病而已啊。





当Even问医生如何才能好起来的时候,医生只是告诉他 这一切只能靠自己,他需要自己挺过去。

医生还告诉他 记下自己的感受或许会让他感觉好受些,更重要的是,也许能从记下的东西中 看出他是否在犯病。

所以以后 这大概是Even每天的必修课了。


作为一个精神病人的必修课。








当阳光洒进窗,Isak在Even的臂弯中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。

Even轻轻蹭了蹭Isak的鼻子,爱斯基摩式亲吻。



“早上好啊。昨天睡得好吗?”

“你在我身边,我怎么会睡不好呢?”Isak嘴角扬起一个小括号。

Even将他搂的更近了些。


“你知道,明天就是万圣节了吧。”


“对。”Isak点头,“说到这个,Eva邀请我参加一个明天晚上的万圣节派对,还特意叮嘱我一定要带你来。我是真的没辙了,所以…我们要去吗?”


“当然。别那么排斥这些派对嘛,我很想见见你的朋友们。还有就是…毕竟是万圣节,我们一起扮个什么吧。你觉得…吸血鬼怎么样?”

“你是想我们都扮吸血鬼吗?”Isak有点惊讶。



“对啊,不觉得很酷吗?不过我觉得你也可以扮其他的。比如…比如 …”,Even说着说着,突然停下来盯着Isak看,看来确实在努力思考Isak到底该扮什么。


停顿了一会儿之后,他终于得出了答案。仰头笑着对Isak说,“天使,你可以扮天使。” 



“吸血鬼和天使?这有什么必然联系吗?”Isak有点疑惑,这可真够古怪的。


“或许没有吧。但是,我就是觉得,天使很配你。”




“好吧。其实吸血鬼也很配你。”

Isak不得不承认。





TBC🌾

【Evak】Hey,summertime(2)

1

后来,Even用一个吻告诉了Isak答案。

那天晚上停电了。

四周全都黑漆漆的一片,什么都看不大清。

可以说是有意,但又是无意。

两个人的肩膀和手就那样时不时地相碰到一起。哦,还有呼吸声,他可以听到Even的呼吸声,伴着风,就那样传到Isak的耳朵里。

一路上他们谁都没有说话。

“Even…天很黑了,所以我想,如果你不是那么介意的话,额…”大概是近一百次的内心演练之后,Isak终于开口。

Jesus!

说出来了。

我终于说出来了…

那句话。

“对。天不仅很黑了,而且还很冷。”Even笑了。

将手搓热后,他牵住了他的手。

他知道我想说什么啊。


Isak能感受到来自Even的温度,慢慢传至全身。他的心跳得很快,不过万幸,那只有他自己能感受的到。不然人人都会向他投来差异的目光吧。

天知道这一刻他等了有多久。


Even和Isak的手就那样紧紧握着。

一直到Even送他到了家门口。

两个人都很有默契的在门前停下。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,也可能都在等对方先开口吧。

又或者,另一场千万次的演练正在内心中悄悄进行着。

他看到Even咽了咽口水,然后轻轻捧着自己的脸颊。

天哪,他要做什么?

“我觉得我想亲你。可以吗?”Even小心翼翼地说道,生怕自己说的话会让Isak不满。

还能有比这更幸福的事了吗?

“可以。”然后Isak笑了,朝着Even在的方向靠近了一步。

再然后啊

他十多年的人生中最美好温柔的一件事就这样发生了。

嘴唇的摩擦,来自Even的味道。

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?已经没有词语可以形容了。

它胜过蜂蜜的甜美,胜过大勺的豆蔻,胜过早晨的小汉堡,胜过雨后的那一抹彩虹,胜过日出日落,胜过世间所有琼浆玉露。

胜过一切。

就像梦一样。

一切都那么美好。




“跟我去兜个风?”Even提议道。

当微风拂过面颊,Isak跟随着Even的自行车前进。


他们靠得那么近,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声。

“Isak,你觉得你是单纯的同性恋吗?又或者你是泛性恋?”Even回头看了一眼Isak,然后问他。

“我已经被你吃的死死的了,现在讨论这个还有意义吗?”Isak翻了个白眼。

“Hey, Babe。我只是想更多了解你一点。”

“那好吧。大概…”

Isak想到了他那20%的可能性…

还有该死的Grindr…

天。

“Hum?”Even放慢了点骑车的速度,为了能听清Isak说的话。

“我不知道。20%gay吧。”Isak耸了耸肩。

“Wow,你还会计算可能性了?”Even的笑声从前方传过来。

“少打趣我了。你难道没做过什么The Gay Test吗?就是问你上次理发花了多少钱,选54激情俱乐部还是红磨坊,各种傻逼问题的那种。”

“Hey,一般直男不会去做那种测试的。”Even笑的更大声了。他不得不停下车来,不然可能会摔跤。

“你什么意思啊?”

“你从点进去做这个测试开始就已经是弯的了。100%gay,别怀疑了。”Even轻轻拍了拍Isak的头。

“F**k,Even。那你呢?百分之多少?”

“我吗?我是泛性恋。”

“…我真是说不过你。”Isak叹了口气,当然,还有另一个白眼。


那之后又是很多很多个清晨了,他们一起乘着电车去上学。悄悄地背靠着背,肩靠着肩。

两个人总是能在人群中远远就望见彼此,然后Even会朝他在的方向送来一个微笑。

这个世界上最好看的微笑。

有时他们会在尼森无人的角落里,当手穿过发丝,Even的一个吻轻轻落在Isak的额头。

Isak的心融化在那一刻。

还有当他靠在Even肩头,放着电影罗密欧与朱丽叶时。

他替他擦去快要落下的一滴泪。


一切都曾那么好。

那么好…那么好。






TBC🔒🌈🌸

【Evak】 Hey, summertime(1)

01

“Happy Birthday, Isak! 我爱你,很爱很爱你,以后会更爱你,我亲爱的18岁酷小孩 :) ”



“我也爱你,Even。不过以后别再叫我小孩了,我也想保护你,我也能保护你照顾你了,好吗?”



然后他笑了,轻轻蹭了蹭Isak的鼻子。





“你一直都在保护我照顾我呀。”



该死的溺死人的情话啊,Isak要融化在此刻的幸福中了…



天,他真的好爱他的Even











这样的幸福,是从遇见他的那刻起,就注定要到来的吗?

02


“关于Isak和Even的初遇

那是好久以前的事了”





依稀记得是夏天,八月的阳光。

“Isak,快去和新搬来的邻居打个招呼。他和你差不多大呢。”被妈妈的催促声吵醒。

然后…

Isak第一次见到了Even。




“Hi,我是Even:”

“HI,Isak. ”

“Isak,你的头发很可爱。”




那时候他们都还很小,但Even已经是很酷的样子了。

瘦瘦高高的,笑起来很好看。

Isak从来没有见过笑起来这么好看的人。

哪怕是很久很久的以后 都再没有见过。


他喜欢他的笑。




03

刚踏入十几岁的青少年,总是拥有着最美好的时光。


长大,意味着更自由,意味着全新世界的到来。

当然,还有随之而来的太多次 “未知尝试” 。

好多第一次的记忆,大概就是那时在Isak的脑海里留下印记的吧。

而那段时光里

有太多太多,太多太多,Isak和Even一起度过的每分每秒。


大半个夏天,数不清的清晨和午后。草坪,蓝天,日落与街灯…
还有寒冷的冬日

稍大一点的男孩和他的小男孩紧挨着对方在草坪上躺下来,一抬头就可以望见布满整个天空的星辰。

傍晚,大概是一天当中最美好的时候了。

“Isak…”

Even把头转过来面向他,然后轻轻喊了一声他的名字。虽然声音很小,但还是清晰无比的传入了Isak的耳朵里。



Even喊他的时候,和其他人是不一样的,他从来没想过自己的名字可以变得这么动听。

“嗯?”


“没什么,就是想叫你的名字了。我觉得Isak这个名字很特别。”




Even总是这样,突如其来的浪漫。害得Isak心里小鹿乱撞,明明这不应该。他从来不会对别人有这种感觉的。





“为什么特别?因为我吗?被我迷住了?”不过Isak早就习惯,习惯如何回应这些了。


“对啊,是因为你。这样漂亮的名字很配你。”


“我该来段rap感谢你夸我的名字漂亮吗?”




“如果你实在特别想的话我觉得我应该可以勉强接受。”


“F**k,Even”


适当的玩笑打趣,一点点浪漫。这是他们的相处模式。



“别。不过…你昨天为什么没来学校?”


“某个混蛋冬天拉我去冰水里游泳,结果他自己没事,害我发烧了一整天。”

“额…好吧,看来我的确是个混蛋,我道歉。你好像没我想的那么强壮。”

“作为补偿,明天记得给我补课。”


“遵命,Isak上尉”





说着要Even给自己补课,结果第二天自己听着听着睡着了的事,大概也只有Isak能做的出来。


他醒来的时候,Even正盯着自己。


“漂亮男孩终于醒了?”


“我…我那是有特殊原因才会睡着的!”Isak被Even灼热的目光弄的有些不习惯,毫无气势,而且伴着脸红地嚷嚷了一句。

“是什么?所以是什么原因呢?”

“为了给你做生日礼物…喏,送给你的。”

Isak想亲手做些什么送给Even。
亲手用黏土做成的Isak和Even。

这大概是他第一次对一个人的生日这么上心。为什么?不为什么。只因为他是Even。Even在他心里早就是特殊的那个了。

可是男孩似乎并没有那么手巧和充满着耐心,失败的次数远远超出了预料。

这是最后一次尝试,再失败就放弃算了。这真的是最后一次尝试,再失败就真的不继续做了。这句话Isak也不知道对自己默念了多少次。



可是想着Even的面庞,他怎么也忍不下心彻底放弃。



眼看Even生日的日子就快到了,Isak只能加快速度,连着好几个通宵赶制了。

也因为这样才病的厉害。

不过老天最终还是顺应了男孩的小小心意,在最后一个晚上助他顺利完成了所有步骤。



他期待着Even的反应,不过他什么也没说。



两个人后来都没说话,就只是趴在桌上看着对方。气氛好像突然变得奇怪起来。


Isak率先打破了沉默。

“Even,说点什么…虽然这个看起来没那么好,但是我真的尽力了。我…”


“谢谢你,Isak。我特别喜欢它,哦不,我真的是太喜欢它了。你是怎么做到的?这简直跟我们两个一模一样! 这绝对是我见过最可爱最美好的生日礼物了。谢谢你花时间准备。而且,你要知道,只要是你给我的东西,我就会喜欢的。

但是…在关于你的这方面…某些东西…我觉得我好像不太对,是我的问题。对不起。我觉得我该花些时间确认一些重要的事情,不然这对你不公平。但我保证这不会太久的。等我想明白后,就告诉你一切,好吗?”





你和我正在想的,是同一件事吗?
Isak很想问Even,他很想得到答案,但他最终什么也没说。







TBC🌈💖









………….…………….…………….…………….…………….




一个竹马AU的故事。
OOC属于我
应该不会太长,总之希望你们喜欢。